返回顶部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百七十六章 鸟蛋与公主1、2(第一部完)

小说:疯子传说(原名马踏江湖) 作者:言西早楼 直达底部

【MT小说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一百七十六章鸟蛋与公主1、2(第一部完)

虽然在临来之前,已然下定了将多罗收在身边,以气那两个混蛋丫头的决心,但是真的事到临头了,谭志豪却又犹豫了起来。

同战场上那个杀伐决断的铁血将军迥异,在面对两个心爱的佳人时,他只是一个首鼠两端的平凡男人罢了。

心中踌躇了许久,终于还是心中那股无处宣泄的怨气占据了上风,谭志豪重重的一点头道:“也罢,从今日起便委屈郡主了,只希望盟约签订之后,未来令尊不要做出什么令本公失望的事情才好。”

多罗玉面微微一黯,厕房之中原本轻松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谭志豪站起身来,故作轻松的道:“咱们如厕的时候也不短了,再不回去怕就要有人不放心的过来找了。”说着话伸手比了一个请的姿势。

对于这一场事关重大的和议而言,谭志豪最大的用处就是捣乱,所以今日正经的和议时,他就成了摆设,内阁大学士王洪昭成了当仁不让的主角,与蒙人使者偲桑逐字逐句的确认着盟誓的诸项条款。

不过也因为这样,两个如厕了许久的人前后脚的回到了宽敞的和议会场,会场内没有什么人觉察出意外。

这一天的和议进行得非常顺利,大致将所有的条款敲定,并且于第二日的未时正,签订了这一份意义重大的盟约,盟约一式两份。各以汉、蒙两种文字书就,双方正使签字盖印之后,标志着陈人与蒙人这一对争斗了近两百载的冤家对头,终于迎来了一丝和平地曙光。

“启奏吾主陛下,臣等幸不辱使命。”王洪昭第一时间便拉着谭志豪将签字盖印的正式文本呈给了崇武皇帝。

“三百万两偿金,分十年偿付,厘金五厘。每年进贡骏马万匹,牛羊各十万头。杰罗三子铁格力入京为质……”

崇武皇帝显然很是满意,面上现出了一丝笑意,声音畅快道:“今儿个朕是双喜临门,上午晨妃刚给朕生了个大胖小子,晚上两位爱卿便给朕送来了这份叫朕开心的东西,嗯!朕要重赏二位卿家。”

王洪昭俯身在地叩首道:“此乃吾皇洪福齐天,臣等不敢居功。”

谭志豪眼珠一转。心道:“这老家伙倒会拍龙屁,少爷也不能落了人后。”当即也在一旁跪了下来,高声颂喝道:“陛下英明神武盖世明君,便连天都佑我大陈。”

即使明知道这是奉承马屁,崇武皇帝依然是龙颜大乐,淡笑着很是褒奖了两人几句。

王洪昭毕竟年岁大了,经过几日来的殚精竭虑,此时大功告成。精神登时显得有些困顿疲惫,崇武皇帝见状,抚慰几句便令他回府仔细休息调养,并着太医院的太医过府探诊,王洪昭这才谢恩退下。

待王洪昭走远了,谭志豪立刻收起了方才的恭敬。伸出一只大手到皇帝的面前,诞着脸道:“老大,您地赏赐小弟就不要了,看啥时候方便,您先还了小弟那九十多万两银子?”

崇武皇帝立刻笑不出来了,没好气的瞪了谭志豪一眼道:“朕金口玉言答应了你还钱,便一定会还,你还有什么不放心地?”

谭志豪嘟囔着道:“老大你倒是答应了还钱,却没答应什么时候还……”

崇武皇帝还真的有些怕了谭志豪这副耍赖的模样,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道:“也罢!只要蒙人的偿金送到朕的手上。朕头一个先还了你的钱。朕地无敌公,如此你该满意了吧?”

谭志豪也不敢逼皇帝太甚。挂着一张谄媚的笑脸,连连点头。

君臣两个闲聊片刻,崇武皇帝似是猛的想起了什么,手拍额头道:“瞧朕这记性,今儿个晨妃给朕生了个皇儿,朕答应了要陪她晚膳的。”

谭志豪那还有不识趣的,立刻施礼告退,临走的时候不忘回头道:“老大,小弟的银子你可千万别忘了。”

“滚你小子的吧!”崇武皇帝哭笑不得地笑骂道。

谭志豪出了养心殿,轻车熟路的向宫门走去,走到平日里经常会碰到长乐那个难缠公主的小门前,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不妙的念头,那个丫头不会又在外面候着他吧,经历了之前的“鸟蛋”事件后,谭志豪可是真的有点怕这个比欣欣还“浑不吝”地小丫头。

怕什么就碰上什么,谭志豪鬼头鬼脑的探头向门外望去,就见长乐果然带着她的那两个贴身武婢,早早的便候在了那个老地方,一张漂亮的小脸蛋上,尽是等人时的无聊神情,猛的看到谭志豪探出来的脑袋,登时化作惊喜神情道:“恶人你怎么才出来,本宫都等了你许久了。”

谭志豪心中好不郁闷,这个小缠人精的能耐还真是了得,要不怎么只要他入宫,便准时的在这里等候,显然是每次都有人通风报信给她,再看这丫头往日里那副张狂嚣张地德行,便可见其得宠之一斑。

“唔……原来是公主殿下,臣给殿下见礼了。”

谭志豪地胆子大是没错,不过却绝非常人以为的胆大包天无所顾忌,恰恰相反,在他那张天不怕地不怕地表象之下,却拥有着一颗谋定而后动的缜密心思,逗弄这个刁蛮公主虽然好玩,但是一个掌控不好,便有天大的祸事,上一次的“鸟蛋”事件,便是极度的危险,若非他逃得快,真不知最后该如何收场,且一旦这事若是传入后宫的太后耳中,天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因此谭志豪痛定思痛。终于决定不再逗弄长乐了。

“咦?”长乐被谭志豪“诡异”地态度吓了一跳,禁不住惊疑不定的上下打量起了谭志豪,瞄了许久没看出端倪,竟然凑近了身子似只小狗一般用玲珑的玉鼻嗅了嗅,才迟疑着道:“你……你是恶人吗?”

谭志豪摆出了全套的臣子礼仪,后退一步躬身一礼道:“男女大防,请殿下自重。”

长乐秀眉紧紧的蹙了起来。显然在她那颗单纯到令人不可思议的小脑袋瓜中,根本无法理解恶人怎会突然的转了性。变成好人了。

“哈!本宫猜到了,恶人你是不是故意装好人戏弄本宫?”长乐忽然一副恍然地模样拍着小手道,随即秀眉一蹙,小嘴一噘,又道:“你知道不知道你假装正经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玩,像个快要断气地老学究似的,难看的要死。虽然你往日的恶行恶状确实令人讨厌。不过相处的习惯之后,可着实受不了你现在这副正经样子,改回来吧,还是改回来吧。”

谭志豪心中好笑,面上却依然十足的一副谦恭有礼的模样道:“殿下,臣往日地孟浪,已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幸蒙陛下仁厚。只是教训一顿,并未深究重责,为臣子的若还是不知进退,可就辜负了陛下的如山隆恩,因此臣请公主殿下自重。”

“你……”长乐的一张小脸被气得鼓鼓的,瞪着一双晶莹璀璨的大眼睛瞪着谭志豪。偏偏理在人家那里,她纵是公主之尊,一时也找不到一点应对的办法。

谭志豪见唬住了小丫头,镇定自若地又再躬身一礼,随即转身施施然的继续向着宫门行去。

“慢着!恶人你别走!”长乐愣了片刻,忽然回过神来,不甘心的大叫了一声,猛地追了过来,一把抓住了谭志豪的一只袖子,小脸上的神情似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一般楚楚可怜。一双晶莹大眼中。盈满了一层薄薄地水雾之气。

自从她的亦心哥哥离家出走之后,长乐的日子只能用平淡如水来形容。而这种闷到极点的生活对于生性好动图新奇喜热闹的她而言,不啻是一种酷刑。

直到这个“恶人”的出现,才终于将长乐一潭死水般的生活彻底打破,即使是在最初时对这个胆敢冒犯自己的恶人恨之入骨,一门心思的寻思着怎么折磨报复的时候,长乐地感觉也是前所没有地挑战与充实,毕竟在禁宫之中,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哪里有人敢来招惹她的。

随着一次次地较量,长乐使尽了心思手段,却始终对那个恶人无可奈何,渐渐的那种最初的切骨之恨没了,剩下的只有与他斗嘴斗法时那种前所未有的异样快乐,成为了沉闷的宫中生活中唯一的亮色,并且似乎上了瘾,到后来简直到了若是不跟谭志豪斗上几句嘴,便觉得浑身上下没了精神,整日里就是盼着恶人快点进宫陪她斗法。

长乐虽然是禁宫之中最得宠的公主,却也是最寂寞的小人儿,自幼便少了玩伴,宫女太监们怕她怕得要死,后宫的妃子们讨好这个最得宠的公主还来不及,哪里敢得罪,纵使是那与她最是亲近的谭亦心,对她也是娇宠的过了度,小丫头活到这么大,竟还是在谭志豪这里第一次尝到了与人斗嘴的乐趣,自然也就分外的印象深刻,并且在不知不觉之间,对这个与众不同的有意思的恶人,生出了一丝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深深的依恋,所以当谭志豪要走的时候,她在情急之下,才会如此的失态。

谭志豪一阵头痛,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东西是他最怕的,便要数女人的眼泪了,此时的长乐哪里还有平日里半点飞扬跋扈的嚣张,整个人似个刚刚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受气包,这样子的一个小人儿,立时令谭志豪那颗对女人从来不会心硬的心不争气的软了下来。

无奈的叹了口气,谭志豪停下身来,转头望着长乐,一时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长乐可怜巴巴的望着谭志豪,见他傻站在那里也不言语,心中更是没由来的委屈,晶眸中地雾气越见浓郁起来。小嘴一张还未吐出一个字来,早已盈满的泪滴已然滑落在脸颊上,在出口时就成了哭腔:“你……你这恶人欺负本宫,本宫……本宫不理你了。”嘴上说这不理,那两只小手仍然攥得紧紧的,丝毫也没有松开的意思。

谭志豪的头更痛了,弄哭了公主这事说大不大。说小可也绝对算不得小了,可是这等关头容不得他退缩。一旦他在长乐的眼泪攻势面前缴了械,以后便再也休想摆脱这个缠人的刁蛮公主了,当即躬身行礼道:“殿下,臣惶恐。”

“你……你……哇……”

长乐又羞又急,忍不住哇地一声大哭了出来。

谭志豪心中高呼我的娘,当今最得宠地公主在禁宫之中如此大哭大闹,传到上面去。就算没他一点责任,就算他再是得宠,怕也跑不了一顿狠的训斥,这还是轻的,换了旁人怕是有十颗脑袋也被砍光了。

“殿下莫哭……殿下莫哭……”谭志豪一阵手忙脚乱,偏偏面对的是大陈的金枝玉叶,旁边有两个公主的随侍无婢,哪里敢如以前单独面对长乐时那般孟浪随便。只能干巴巴的在嘴上劝着,手脚可是丝毫不敢越雷池半步。

“殿下……”眼见自己地主子如此伤心,两个武婢可是也急了,齐齐涌了上来,想要劝慰,却又畏于长乐公主任性的性子。怕反而劝出祸事来,唤了一声殿下便嘎然而止,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谭志豪一个头有两个大,恨不能学上次一般落荒而逃,可惜袖子被长乐死死的攥在手中,哪里能够如愿,再这么任凭长乐哭下去,他已然可以预见到他的皇帝老大震怒呵斥的情景了。

实在没奈何了,谭志豪终于长乐的泪水攻势下投降,哭丧着脸道:“小丫头莫哭了。我做回那恶人便是。”

长乐哭声稍止。抽泣着道:“你……你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比珍珠还真呢?”谭志豪但求长乐止哭。满口的应承着。

长乐又抽泣着道:“那……那你以后不许见到本宫就跑,你要……要陪着本宫玩耍,给本宫讲外面的故事解闷。”

谭志豪又一阵头痛,长乐见谭志豪语塞不应,小嘴一咧哭声又盛,谭志豪大慌,猛地灵机一动唬道:“马上有人来了,若是看到你这丫头在这里哭泣,嘴碎地报到万岁又或太后的耳边,只怕你以后再也别想见到我这个恶人了。”

吃谭志豪一吓,长乐猛地一滞,竟然慌不迭的收住了哭泣,哭得稀里哗啦的一张小花脸上现出禁宫小霸王的霸道,娇喝道:“哪个胆敢如此碎嘴,看本宫不要了他的脑袋。”

谭志豪好气又好笑道:“便是没人胆敢报到陛下与太后跟前,总会有传言出来,一传十十传百,总有一日也会传入那两位老大地耳朵里,你这丫头便是有天大的本事,难道能把宫中上下人等的脑袋都砍了不成?”

“这……”长乐一阵语塞,似是真的开始担忧了起来,迟疑着问道:“这可怎办?你是恶人,你一定知道。”

谭志豪嘴角一阵抽动,怎么这个小丫头就认定了他是恶人了?

没时间与长乐计较,他哄道:“现在最当急的便是公主立刻回到内苑,寻几个后宫的妃子玩耍,如此也算个证明,纵使将来陛下与太后听到风声,只需有这些个妃子证明殿下今儿个下午留在了内苑之中,那些风声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长乐精神一振道:“这确是个好主意,恶人的脑袋果然满是坏水。”顿了顿忽然秀眉微蹙,小嘴轻噘道:“可是本宫寻你还有事要问……”

谭志豪立刻道:“殿下要见臣,什么时候都是可以,何必非要急在今日。”

长乐小脸一板道:“你这恶人还有脸说?每次都要隔上许久才会入宫一次,每次都叫本宫等得好生辛苦。”话音方落,小小年纪也觉得话意有些暧昧,小脸之上罕有的浮上一层娇羞的颜色。

谭志豪有了欣欣月华之后,情浓意浓。早不是当年那个不解风情的傻小子了,耳听眼见,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这刁蛮丫头莫不是喜欢上少爷了吧?”随即身上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再往下想。

眼见谭志豪一脸无知无觉地傻相,长乐娇羞稍敛,又回复了往日里刁蛮公主地模样道:“好不容易捉到你这个恶人。哪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你,这个主意不好。再替本宫想一个。”

“这个……”谭志豪有点傻眼,苦思着脱身地法子,一时却无所得。

就在这时长乐忽然兴奋的娇呼道:“哈!本宫想到法子了。”

谭志豪吓了一跳,惊疑不定道:“殿下想到什么法子了。”

长乐扬着哭花的小脸道:“本宫要听无敌公讲故事,乃是名正言顺之事,大可找皇兄讨来旨意就是,何必似做贼一般的偷偷摸摸?”这丫头是个急性子。当真是说到做到,边说着已然毫不避嫌地拉着谭志豪的袖子向文轩阁走去,且任凭谭志豪如何挣扎,也是死不松手,结果在谭志豪不敢真格使力挣脱地情形下,就这么狼狈的被拉去了文轩阁。

想当然的,在长乐的泪眼攻势之下,疼爱妹子的崇武皇帝又把谭志豪这个兄弟卖了。在训斥了长乐大失皇室礼法之过后,却又亲口传下了无敌公陪长乐公主玩耍的完全自相矛盾的口谕。

长乐大喜,仿佛生怕崇武帝忽然改了主意似地,慌忙谢了恩后,便拉着还欲挣扎求旨的谭志豪跑了出去。

望着自己妹子与手下第一知己爱将远去的背影,崇武皇帝嘴角那抹奇异的笑容更加得深了。

谭志豪应付着长乐的拉扯。心中犹自回味着皇帝老大嘴角那抹怎么看都有几分古怪的笑意,越是琢磨越觉得此笑非同一般,却说不出到底问题在哪里。

长乐却不知晓谭志豪心中那许多想法,将谭志豪拉至上一次呆过的那座偏殿,令那两个贴身武婢守在殿外,便带着几分鬼祟的将谭志豪拽入偏殿之内,还不忘将殿门闭得紧紧地,又将门插锁住。

谭志豪直觉得有些不妙,小心翼翼的戒备着道:“殿下……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长乐未语先笑,又有些做贼心虚的朝身后紧闭的大门望了望。才走到谭志豪的身前。神秘至极点的低声说了一句话。

“什么?你……你……”

谭志豪仿佛一只受了惊地兔子,猛地跳起了三尺多高。一脸见了鬼似的神情望着长乐,平日里的伶牙俐齿此时却连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长乐被谭志豪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随即讥笑道:“本宫不过想看看你的鸟蛋罢了,也至于如此大的反应,还吹嘘什么天下无敌,叫本宫看不过是个胆小如鼠的恶人罢了。”

谭志豪欲哭无泪的望着面前这个无知又无畏的大胆公主,现在地他宁愿一个人单挑花儿卜刺地十万魔狼大军,也好过在这偏僻无人的偏殿之中,面对当面这位要看他“鸟蛋”地公主。

“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不痛快,快点把裤子脱下来,本宫只看一眼,瞧瞧男人的鸟蛋到底生得什么样子就是了。”长乐见谭志豪半天没有反应,可有点急了,一边催促着一边自己动起手来,就待要去解谭志豪的裤带。

谭志豪早忘了自己那一身冠绝天下的通玄神功,狼狈不堪的双手护着自己的裤袋,拼命的抵挡着长乐两只小小“魔爪”,“非礼”二字几乎快要冲出喉咙了,才猛醒场合不对,嘴里慌不迭的道:“殿下……哎!殿下……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而长乐的好奇心更是远比寻常人更盛了十分,本就对人身上竟能生出“鸟蛋”这事好奇无比,再被谭志豪这么百般的推挡阻拦,更是将所有的胃口尽都吊了个十足,哪肯甘休,奋力挥舞着两只“魔爪”与谭志豪纠缠的当口,不耐烦至极道:“你这恶人真真不可理喻,本宫就是好奇看看罢了,又不是要将你的鸟蛋割了做太监,你怕个什么?”

谭志豪窝囊至险些吐血,忍不住反唇相讥道:“你这丫头说起风凉话倒是不觉得腰疼。你怎么不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你脱了裤子,我……我才脱。”

他本以为这么一说就能镇住长乐这个疯丫头,哪料到从未学过女诫,更没人与她讲过男女大防这类事地长乐一听却意动了,忽的退后了一步,半信半疑道:“恶人说的可是真的?”

谭志豪满头暴汗。在长乐一双炯炯有神的星眸注视下,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长乐蹙着两道秀气至极的柳叶弯眉想了想。便很有男子气概般的一点头道:“那本宫便先脱了就是,恶人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说着话这丫头真地动手去解腰间的裤带。

谭志豪已然被吓得魂飞魄散,再顾不得那许多,“嗷”地一声大叫,掩面向外冲去,“哐”的一声巨响,紧闭的殿门被仓惶至极的无敌公撞出一个巨大的人形孔洞。门外的两个武婢吓的不知所措地时候,他已然风一般的跑得远了。

“混蛋!恶人你说话不算话,你……你混蛋!本宫要到皇兄那里告你去!混蛋!”长乐也被突然暴走的谭志豪吓了一跳,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气急败坏的挥舞着一双小拳头在后面大叫道。

长乐是真的被谭志豪气昏了头,竟然真的跑到了皇帝那里告御状,结果赵麟听了妹妹的告状,险些笑昏了过去。堂堂天子没有丝毫形象的坐在龙椅上捧腹大笑,眼泪皆流了出来,就这么笑了许久之后,方才抱着笑痛了地肚子,喘着气道:“长乐放心,这件事朕替你做主了。保证叫你能看到无敌公的……的……鸟蛋,哈哈……”

说罢又足足的狂笑了盏茶的工夫,方才叫被他笑得完全呆住了的长乐回去等待,又再三交代这件事绝不能告诉任何人,不然不但鸟蛋看不到,还要罚她禁足一辈子。

被一向沉稳从容地皇兄前所未见的失态吓住了的长乐怔怔的点头应允,不敢多说什么,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崇武皇帝心中早有盘算,且正好有了现成的由头,立刻摆驾太后的寝宫。见过礼后。道:“母后,长乐今年十四(虚岁。实际只有十三岁),也是出阁的年纪了,儿想将长乐下嫁给无敌公谭志豪,不知母后的意思如何?”(注一)

太后未入宫前,便与谭夫人是闺中地姐妹,成了皇后以后,无论出于情感还是巩固自己地后位考量,太后皆着意拉拢亲近谭夫人,两人感情由此更近,谭亦心自幼出入宫禁如同家常便饭,便是因为拜了太后作干娘,后来谭志豪认祖归宗之后,爱屋及乌之下,太后对于谭志豪自然也是喜爱非常,时常有些赏赐,现如今听了皇儿赵麟的话,当即点了点头道:“女儿大了,确是该嫁了,为娘地再是不舍,又能有什么办法?无敌公将门之后,乃是继谭老郡王之后,陛下殿前第一员大将,招他为驸马,也不算辱没了长乐的身份,这件事便由陛下做主就是,为娘的只有支持。”

崇武皇帝淡笑道:“如此皇儿便自去安排了。”

第二日,崇武皇帝遣太监总管王长喜至护国郡王府传诏,结果王长喜回来复旨时,却是苦着一张脸。

“陛下,无敌公他……他跑了……”

“什么?”崇武皇帝猛地自龙椅上跳了起来,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气到面色铁青的道:“你……你再说一遍?”

王长喜从未见过这位仁厚的年轻天子如此的震怒过,吓得体如筛糠的颤声道:“启禀……启禀陛下,奴才去护国郡王府宣旨,才知道……才知道昨儿个晚上无敌公便带着自己的亲卫私自跑了,郡王府上下也是一片慌乱的正在寻人……”

“砰!”崇武皇帝气得一掌拍在了龙案之上,发出好大的声响。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郡王谭千岁现正跪在外面请罪呢。”王长喜惊惧之下,猛然醒起随自己一块入宫请罪的谭天还在殿外,慌不迭道。

崇武皇帝一听怒气稍敛,蹙眉冷喝道:“大胆奴才。郡王在外面怎不早报,还不快快传见。”

没一会儿的工夫,谭天躬身行了进来,俯身在地道:“臣谭天教子不严,请陛下治罪。”

崇武皇帝纵有天大地脾气,也不好在父执辈般尽心尽力辅佐自己的谭天面前发作,忍气和声道:“郡王快快请起。无敌公自幼失散在外,纵使顽劣也与郡王教导无关。”这话说完了猛然醒起有些不对。谭志豪不算,谭亦心那小子可是彻头彻尾的在谭天教导下成长的,当即又道:“郡王为国忘家,无暇教子,有功无过,切莫自责了。”

这一日的崇武皇帝着实憋屈得很,生了一肚子的气。却还有想法宽慰自己殿前的第一栋梁重臣,费了不少口舌,才终于打消了谭天自请责罚地念头。

待谭天走后,这位年轻的天子坐在龙椅之上,有些发愣地望着龙案上那两页谭志豪临开溜前给他的留言。

“老大在上,先受小弟一拜。小弟知道这一开溜老大定会生气,不过小弟这一次惹下的祸事太大,若不开溜。只怕老大会更生气,不如过一阵子待老大气消了,再回来领罪。小弟不在身边,望老大保重身体,莫要为了国事太过操劳,该休息的时候休息。该玩乐的时候玩乐,国事永远忙不完,每天少做一点咱大陈朝也亡不了,老大英明神武盖世明君,若真的累坏了身子,才是咱大陈朝的损失。”

这封平直如水地留言几乎没有文采可言,但其中那股跃然纸上的真诚味道,却令崇武皇帝纵有万般的火气,也全消了,许久之后才苦笑着摇摇头。喃喃自语道:“也罢。朕便放你小子在外面逍遥一段时日就是了。”顿了顿,又目**光道:“不过时候到了。你小子若是不乖乖的回来给朕效命,朕饶不了你!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真当朕逮不着你吗?”

(第一部完)

后记

官道之上,一行数十骑马队扎眼无比,自从五大牧场联合操纵马市之后,神州马匹的价格涨得飞快,驴子开始大行其道,除了显贵之家,纵使是地方的豪富,也未必有如此庞大的马队。

马队中领头的是个相貌英俊地年轻汉子,一身藏青色的劲装衬出雄伟的身材,坐下是一匹神骏到极点的纯黑骏马,三位特点各异的绝色美人伴其左右,后面一众俏丽丫环与彪悍护卫,好不春风得意,可不正是翘家在外的谭志豪一行,

那一日谭志豪屁滚尿流地逃出了皇宫后,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长乐这个没心眼的丫头肯定会跑到皇帝那里告状,推己及人,若是有人敢对他的妹子这样“非礼”,他非骟了那人不可,又哪里想得到崇武皇帝早有打算将长乐下嫁给他?

谭志豪越想越觉得冤枉,明明是他被那丫头非礼,可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天下无敌的无敌公会被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公主非礼?怕不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了。

自觉地受了冤枉的谭志豪自然不肯束手就擒的在家里坐以待毙,当晚便留书跑路,他可没有傻到跟父亲母亲说实话,留言之中只是语焉不详的说是出去捉拿谭亦心归家与找白骨双魔这两个老魔头报养父之仇。

可谭天又岂是那么好糊弄的,当时便觉得事有蹊跷,待得第二日太监总管王长喜前来颁长乐宫主下嫁地旨意时,方才隐约猜到了些端倪,气恼之下,却还要入宫替儿子请罪。

谭志豪自觉地这一次自己是闯了大祸,不愿连累旁人,独自一人带着黑风,至京城一处寻常院落,与留在这里等着他地多罗一起,踏上了茫茫江湖之路。

谭志豪这一跑可不要紧,急坏了月华与欣欣两位佳人,本来还在赌气的欣欣听说心爱地师兄竟然离家出走了,可慌了神,哪里还顾得上任性赌气,而本就知道自己这一次闯祸了的月华更不用提,一向智珠在握的她这一次也完全慌了手脚,派出所能动用的所有财神势力,更通知天凤帮,又商请丐帮帮忙,一时之间京师周围方圆千余里地面上暗潮滚滚,几乎所有人都在找失踪的疯侠无敌公。

谭志豪与谭亦心不同,只凭着黑风那万中无一的好身板,便足以引起任何心有所念的人的注意,因此他与多罗二人还没过霸州,已然被月华与欣欣率领着一众丫鬟与亲卫追了上来。

见到谭志豪,月华、欣欣还有他的贴身东南西北四婢哭得稀里哗啦的围了上来,倒叫本以为又要受一顿收拾的他很有些意外的惊喜,在一旁的多罗那双惊诧的目光面前感觉好不威风。

经过好一番热闹,就在谭志豪头痛如何向月华与欣欣解释多罗这事的时候,倒是月华主动站出来,将多罗拉到了一旁,三女密语一阵之后,竟似乎变成了早就熟识的姐妹一般,总是高傲如多罗,在月华与欣欣面前也谈笑风生的放下了所有的架子。

小东等四个围在谭志豪的身边,用四双朦胧泪眼控诉着谭志豪抛弃她们的无信,谭志豪最怕这等阵仗,一阵头皮发麻,没奈何又是赌咒发誓又是甜言蜜语,这才令四个丫环破涕为笑。

“公子,咱们这是到哪里去?”重新上路时,月华问道。

谭志豪从月华的口中得知了皇帝老大并未降罪于他,反而欲将长乐下嫁给他,虽然对于长乐那个刁蛮丫头实在有些不敢领教,但他却也对崇武皇帝对他的万般恩宠铭记在心,不过反正已经跑出来,若是不好好的游玩一趟,却也实在对不起自己了,当即大手一挥道:“咱们此行有两个目标,第一要将谭亦心那个逃家混蛋捉回来,第二便是捉拿两个白骨老魔给老乌龟(谭志豪养父七窍玲珑的化名)报仇。当然了,暂时没有这三人的消息,咱们不妨随处转转看看,早听说江南风景如画,第一站苏杭。”

“好!”无论小姐丫鬟,尽皆开心的娇呼了出来,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注一:历朝历代的公主招驸马皆有颇多规矩,本书只是小说,不符合史实之处颇多,望读者不必深究。

正文字数9766,下面的内容是修改增加的,不算字数!!

卷尾话:

首先要跟兄弟们道一个歉,老楼知道这个结尾着实的有些仓促,不过不得已而为之,请兄弟们谅解。

或许是武侠的落寞,也或许是开头的无聊,更可能是老楼的水平太差,总之用一句流行的话说,《疯子传说》扑街了。

已经说过了,无论是台湾的销售,还是起点的vip,以及书站点击推荐,这本书的表现都有点惨不忍睹。

或许是受了这样那样的外部因素的影响,老楼这一段时日的写作热情一直不高,写作起来断断续续的,状态低迷得很,原本计划百多万字的一部书,不得已在七十多万时就暂时结束了,很多内容也都没有展开,所以这部书比起上一部《至尊无名》的水准来,明显的差了一个档次。

老楼现在的计划是专心休养,闲暇的时候可能还会写一点东西,但是不会再给自己那么大压力了。

应该说通过疯子传说这本书,令老楼真正的认清了一个事实——老楼的写作能力还需要继续的提升。

尤其是小说宏观描写与微观描写的相互转换这方面,老楼差得远了,想写大场面,却不自觉地把主人公边缘化形式化了,所以这本书写的有吃力,还很不讨好。(注:这也是目前很多网络小说作者的通病,黄大师在这方面的能力老楼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唐双龙传堪称典范,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老黄的边荒传说却退步了。)

好了,检讨完毕,老楼如果还继续写的话,一定不会再令兄弟们失望了。

当老楼觉得自己的能力达到一定水准的情况下,老楼会将疯子传说重新修改一遍,争取得到自己原本想要达到的效果,然后再推出续集。

多谢兄弟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老楼一躬到地!。

更多到,地址